| |
《旁人觉得过程很不美好》


昨天放了一个开切春紫大料的视频,放在微信里,女友们看了大呼,过程很不美好。

是的,以前我也常常这样认为,任何产品,在原料开采,制造生产等等粗糙而原始的环节,画面都并不美好,

最美好的事就是设计和品牌包装,精致而充满创意,优雅洁净又具美感,

在这个环节,通过人类强大的脑力,产品的附加值出来了,这才是作品的魅力和灵魂所在。



可昨天我对自己的感受进行了反思,突然发现,我并不这么想。

黝黑的缅甸师傅完全无法用中文或英语沟通,瞪着一双圆鼓鼓的眼睛,海哥用缅甸语与他叽咕交流了几句,他便熟稔地操作起来。

当我看到轰轰作响的机器,水花四溅,坚韧的金刚砂片与摩氏硬度为7的翡翠原石激烈摩擦,切口慢慢递进深入。

其中包含对原石色脉和裂隙所在的,在此之前的判断和之后还有很多的判断,交诸于人力结合机器实现。


每一块石头都具有千变万化的“藏宝地形图”,

我们每一次与新石头的际遇,都是一个全新的explore(探索)和故事。

而切石的画面,充满了原始的力量感,

那是我们在殿堂里看见的熠熠生辉的珠宝,在它从璞石中脱胎换骨的第一站,与大机器的碰撞。

那仿佛是一种撕裂与重生。




想起美术史上的课题,美的初始状态,其实是一种暴力美学,

譬如考古发现原始部落岩洞里的壁画,绘画的伊始,便是记录人类的猎杀,血淋淋的搏斗,生死,

从而人类对于自己和美的认知得以开启。

正如真理最早便是痛苦中的呻吟一般,

安详而peacefull的状态不可能是真理和美的最初,

然而粗粝和原始力量才是生命力的起源,美的基石。




当我作为一个设计师在吹着空调的优雅办公室画图久了以后,

我渐渐渴望去追寻我所设计的这些石头的根源魅力,

拷问自己对于自己生命的理解,乃至于石头生命的理解。

在瓶颈期我也痛苦万分,有新突破时候又欣喜若狂,

在跌宕起伏的情感里经历一层一层的生命体验。

我渐渐不那么肤浅自豪于我的设计赋予石头的魅力,而是更敬畏,

敬畏天,地,甚至神,或者说,自然之力。



经常有珠宝行业的小朋友们讲,我们表面看起来璀璨,内里打交道的世界是很不堪,很不“高大上”,

但我所认识的珠宝界大咖们,德高望重的成就者们,从无如此言论。

原因很简单,有过足够阅历和生命体验后的人,不会将“美”仅仅等同于“高大上”。



当我对石头有了深入骨髓的爱之后,它是有生命的,

而它的任何一个生命形态和历程,在我看来都充满美感,

就好似你爱自己或爱一个人,

你必然爱自己或他的全部,

自己或他的生命中每个阶段的变化。

不会嫌弃某一种历史状态下的自己或他,

全然接纳,

因为那都是我或他之所以成为如今这个光彩熠熠的生命的过程和原因。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by kaka | 不指定 2015/07/26 17:55 | 分类: 梦随心动 | 评论(0) | 阅读(2503)
发表评论
表情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注册]